主页

贵州5个大学生 获全国高校英雄联盟比赛亚军

  (GIT战队成员。由右至左分别是中单李天驰、上单(队长)田震亚、打野李定佳、ADC林磊和辅助唐西。)

  田震亚显得既兴奋,又忧心忡忡。对手是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一支老牌战队,以谋略著称。双方都是击败了多个对手之后,才站到总决赛的舞台上。

  而反观己方,有两名常驻队员因故不能参赛。现在的五人组合刚成立不到一年,磨合得也不是很久,平时的训练仅仅是在线上。

  再加上这次是去武汉客场作战,“8月28日的武汉,天气热得心慌,完全不能和爽爽的贵阳比。”田震亚觉得压力不小。

  田震亚是贵州理工学院大四学生,他的另外4个队友分别是李天驰、李定佳、林磊和唐西,也都是这个学院的学生。他们要争夺冠军的比赛是由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办的2015-2016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英雄联盟总决赛。

  在国内,一场职业的游戏竞技能吸引上百万人同时观看,其火爆程度可以与世界杯比肩。玩游戏,也开始朝着职业化道路前进,与此同时,国人对于游戏的观念,也在慢慢发生改变。

  这种观念,在贵州的高校,也在悄然发生改变,比如这次参加比赛的5名选手,虽然他们的专业都是化工类,但他们对未来的职业规划,或多或少都和游戏有着关联。

  (这个五个身影在贵州游戏界堪称王者,拿下了英雄联盟冠军,还夺得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总决赛亚军。)

  英雄联盟是一款即时战略和团队对抗的游戏,一般来说,对战双方都是5人,通过发展自身,将对方的水晶枢纽推掉,即为胜利。2010年,腾讯把英雄联盟引入中国,并在2011年正式上线,田震亚也成为第一批玩家。

  这款游戏因其操作简单,门槛低,很快吸引一大批玩家加入。不久之后,英雄联盟便把彼时最为火爆的魔兽争霸3赶下游戏王座。

  这个游戏对战分为上、中、下三路,5名队员的传统分工是,上单、中单、打野,下路则是ADC(远程)和辅助搭档。

  田震亚走了上路。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路,因为是一对一,这条路也是敌方打野最容易光顾的地方。走这条路的人,必须拥有强悍的对线能力,能够压制对方,还能对危险有着足够的嗅觉。

  按照此前的战术安排,田震亚和他的队友采用的是41分推战术。也就是说,4名队友吸引对面5人的火力,1名发展偷塔,并且随时传送支援。

  颇有游戏天分的他,在2013年英雄联盟S3赛季的时候,还打上了“王者”。王者是这款游戏顶尖玩家的排位称号。英雄联盟排位等级分为黄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和最强王者。有的玩家打到黄金段位都需要2年的时间。

  就在他刚玩英雄联盟的一年,刚上大学的他还在学校创办了电竞社,并成为这个社团的首任社长。电竞社玩的主要游戏就是英雄联盟。

  在田震亚的带领下,这支队伍拿下了2015年英雄联盟贵州省冠军。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这支队伍被贵州省体育局看中,参加全国高校电子竞技联赛。

  田震亚和他的队伍并没有让人失望,通过长达一个学年的征战,超过100所高校相互过招之后,他们进入总决赛。

  游戏开始之后的3分8秒,打野来中路支援。两人配合之下,一举拿下对方中单人头,中单李天驰拿到整个游戏的首杀。

  拿下首杀的李天驰走的中路,这条路,占据着整个游戏最好的资源,除了自身发展之外,他还得兼顾上、下两路的情况,强烈的支援意识。走这条路的人,注定要成为整支队伍的中流砥柱。

  李天驰今年大三,来自辽宁的他,心直口快,脾气也比较暴,有的时候,队友没有配合到位,他甚至会爆粗口。

  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复电子竞技为第99个运动项目。但即使这样,玩游戏仍旧被中国大多数家庭认为是“不务正业”。电子竞技行业也一直都不温不火。央视5套推出游戏节目《电子竞技世界》,但刚一年,这个一度超越王牌《足球之夜》的节目被迫叫停。

  2015年10月26日凌晨,腾讯直播平台的数据是,当时正有超过250万人在其平台上观看S5(世界赛第五季)半决赛——一支韩国队伍与一支欧洲队伍的较量。每年的世界赛,相当于《英雄联盟》的“世界杯”。

  游戏产业也开始扩大,腾讯组织了一系列的网吧联赛、城市英雄联盟争霸赛等活动,由此,也催生了一大批职业、半职业玩家的出现,他们参加由腾讯或者第三方主办的比赛,由此挣钱,还有玩游戏厉害的,干脆就在网络直播玩游戏,月入上万。

  一个直接的例子是,目前国内最炙手可热的游戏玩家是EDG战队队长“厂长”,他被媒体称为“中国第一打野”,他拿到大大小小近30个冠军,总奖金超过100万美金。

  除了大学的这支GIT战队,他在校外还参加了一支职业比赛的队伍,也担任指挥。

  进入职业化,就不再简单玩玩那么简单。游戏训练,也是枯燥乏味的。他的一周七天,每天12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新战术演练、团队磨合、模拟对手进行的战术对抗——基本是每天凌晨两点上床,十点醒来继续开机,战斗。

  李天驰说,他今年已经20岁,这个年龄,在职业电竞圈,已经是比较大了。这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即便成为世界冠军,职业寿命也基本只有5年,许多人16岁就加入职业战队,接受专业训练了。

  8分20秒。上单田震亚遭对方三人围剿。似乎早就预知到危险,田震亚退回塔下,逃过一劫。

  敌方三人似乎并未放弃,开始集体转战中路,围剿李天驰。他们成功偷袭李天驰,并将其杀死。与此同时,田震亚的愤怒值达到顶点,变身。打野李定佳也赶来支援,两人通过默契的配合,秒杀对方2人,另一人逃跑。

  打野不在上中下任何一路。而是在广阔的野区打怪发展。这需要他有大局观,能够及时支援各路,带起游戏节奏。

  从小,李定佳就接触了大量的国外游戏。因为喜欢游戏,他开始苦学英文,以现在的水平,玩原版的英文游戏,他没有丝毫压力。

  不仅如此,大学校园里,一些外国人来做交流活动,他甚至被推荐去做英文翻译。因为游戏,他渐渐喜欢上英文,开始看英文书籍,他的手机,都设置为英文版。

  毕业之后,李定佳决定找一份和英文有关的工作,这虽然和游戏无关,但也是深受游戏影响。

  中单李天驰去下路支援,杀掉对方辅助。但同时,己方辅助也被对方杀死。敌我双方两个辅助的死亡,给这次团战来了个平局。

  这个位置也被称为射手,是一种远程攻击位置。其特点是有着强大的攻击力,但身体素质极其脆弱,需要辅助的保护。因此,在下路,通常都是ADC和辅助搭档。

  因为下路是整个游戏当中,唯一需要两人配合完成的。刚玩游戏的女孩们,也都喜欢辅助这个位置,角色们一般都有华丽的服饰,也不需要太多操作技巧,跟在ADC旁边,蹭点经验,骚扰一下对方即可。

  因为高超的技术,林磊在网上如鱼得水。只要在YY语音频道一吼,就有很多想玩游戏的妹子主动求带。

  林磊的一个口头禅是“打他们就跟打儿子一样”,于是,在现实生活中,他得到“磊儿子”这个绰号。

  这个来自贵州六盘水的20岁小伙,平日里是一个好脾气的胖子,大二的时候教女友也玩这款游戏。女友在成都读书,两人异地恋时,一起玩游戏一度成为最甜蜜的时光。但有的时候,唐西又不愿意和女友打,因为她“太坑”。

  “女生喜欢玩外表乖巧,又能隐身的角色叫提莫。”唐西说,一出来就蹲到地方的草丛中,然后不停的打字聊天,不好好游戏,问她为何不动,她说“我是你的眼”。让人哭笑不得。

  还有的更气人,游戏已经开局10分中,女新手还在家里晃,问她为何,她说不知道怎么出门。

  这次比赛,唐西其实并不想玩辅助。“因为其他的位置都被抢完了。”唐西说,虽然不太情愿,但他依旧苦练这个位置,这是整个团队的后盾,也是保护团队的最后一道防线个人中唯一不想在未来职业中和游戏扯上关系的,最近,他正在看公务员考试方面的书,准备考试。

  从16分52秒开始,对方三人又联合向上路发难。几轮猛烈的进攻之后,将田震亚上路的第一座防御塔攻陷。

  拿下防御塔之后,三人转战“峡谷先锋”。这个大型野怪一旦被对方拿下,会给对方上单更好的发育空间,给己方带来极大威胁。

  17分17秒,就在对方刚联合打下野怪的同时,上单田震亚变身,然后飞进战场。将三人同时震晕不能动弹。中单李天驰和打野李定佳相继赶来,将敌方3人包括赶来支援的1人围杀。

  李天驰指挥队伍,先摧毁对方中路防御塔,然后带着队伍合力击杀小龙,但这只是一个幌子,他们准备联合起来,将敌方唯一活着的上单杀死。

  此前被击杀的敌人,都满血复活了。最终,GIT战队没能追杀到敌方上单,反而田震亚因为残血,遭到对方狙杀。

  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厮杀,但战略、阴谋等随时都在发生,一个不小心,都会有粉身碎骨的危险。

  田震亚不断安慰着他的队友们,他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安抚军心,正是他的职责。马上就要毕业,田震亚和朋友联合创办了一个与游戏有关的公司,比如举办赛事活动、网吧开业策划等,这个公司都可以执行。

  李天驰征得父母同意,办了休学一年的手续。他准备趁自己还在职业游戏的“黄金年龄”阶段,好好打一场职业比赛。(记者:刘佑清 杨兴波 来源:贵州都市报)